全國熱線

HOTLINE

0519-85288683
新聞中心 PRESS CENTER

李俊峰:無補貼的可再生能源産業如何繼續發展?

時間:2018-01-22 查看:191


  以下內容爲李俊峰現場演講實錄精編:

  各位晚上好!

  新華同志給我出的題目是:沒有國家補貼的可再生能源如何發展?這個題目太複雜,不好講。我先講幾個小故事,引起大家的興趣。

  剛才翟永平在回顧以前讀博士的時候,經常把中國農村能源的小故事介紹給西方國家,其實那個時候,農村能源,包括沼氣、小水電和省柴竈是中國農村的一個創舉,包括後來的農村能源綜合規劃。那個年代沒有可再生能源的概念,可再生能源都在農村,後來叫“可再生能源”。那個時候“農村能源”也是中國的一張名片。那個時候我在做農村能源,後來成了可再生能源專家。

  發展可再生能源也有張國寶主任的一大份功勞。當時2003年他主管能源工作時開始組織起草可再生能源法。到了2004年底,可再生能源法送審的階段,他親自逐條主句的修改。我記得當時敲定最後稿子的時候,有那麽幾個人,現在能源局新能源司的梁志鵬、核電司的史立山,再加我一個。大家想一想國家發改委的主任們多忙啊,但是國寶主任花了一整天的時間,逐條的和大家討論、斟酌和修改。迄今爲止,我還認爲這部可再生能源法是推動可再生能源發展的基礎,它的一些基本原則不能變。有了可再生能源法才有了今天可再生能源發展的大好形勢。

  言歸正傳,可再生能源要不要補貼?怎麽補貼,這個問題需要深入的討論。

  可再生能源發展到了一個新的時代,但是問題仍然還很多。首先它還是一個小衆能源,還不能獨立地支撐起一個能源系統,它的運行必須要靠其他能源的幫助。

  大家都知道,我是鼓吹中國能源革命的,並且提出了中國能源革命的核心就是革煤炭的命,但是我也是山東礦業學院畢業的,也是搞煤的。我與搞煤的朋友說過一句話,能源革命不能一蹴而就,煤炭不可能一天就減下來,可再生能源一天天長大,煤炭就一天天的減少,中國能源革命最終的結局肯定是以可再生能源、非化石能源取代化石能源,但是化石能源,特別是煤炭行業的人應該有這種胸懷,在可再生能源或者非化石能源取代化石能源的征途上,要對可再生能源扶上馬,再送一程。也就是說,可再生能源不論要不要補貼,都需要一個龐大的能源系統支撐才能夠發揮作用,這是我講的第一個問題。

  第二個問題,平價上網和去補貼問題。現在可再生能源圈裏大家在講兩個故事,一個是平價上網,再一個是無補貼的時代到來了。我認爲這兩個命題都很牽強,在理論上和實際上都會講得很附會的。

  首先是什麽叫平價上網?在中國不具備這個條件。因爲我們所有的電價都是國家核准的,煤炭發電是標杆電價,核電也是標杆電價,水電和天然氣是審批電價,你和誰去平?和煤炭平,和天然氣平,還是和水電平,和核電平?因爲每一個地方的電價都不一樣,就像水電,大家都說水電很便宜,但最便宜的水電0.22元每千瓦時,是最貴的水電超過1元每千瓦時。天然氣發電,北京市6毛每千瓦時,浙江0,75元千瓦時,和誰去平價,要有一個說法。

  我的建議是,通過競價,形成一個不同地區的風電、光伏發電的標杆電價。到了真正放開兩頭的時候,我們再討論如何平價,那個時候可再生能源也需要單獨的電價,否則難以發展。

  還有一個問題和電價有關。大家一定要注意,國家核准電價不僅僅是核准一個電價,還要核准你整個項目。如果你追求的平價上網是一個不需要項目審批就能上網的,在中國就是天方夜譚。就像小孩沒有出生證,你抱著小孩去落戶口去,沒門。如果是沒有一個合法的出生證明,或者沒有一個國家核准的價格的話,可再生能源發電,特別是風電、太陽能發電上網就會遇到各種障礙。即使有一天光伏發電比煤電都便宜了,也需要國家用某種方式對項目的認可和背書。

  補貼也同樣。大家都說去補貼,補貼可以逐步的減少,我們既不能那麽貪得無厭地要每千瓦時0.42元的補貼,0.37元也退的不夠,但是也不能零補貼。就是分布式能源到了它完全可以自我發展的時候,一分錢補貼都不要,就一個並網的許可就行了。大家想一想,一個分布式的電源,如果沒有國家某種方式的核准怎麽並網?誰敢要它?國家對分布式的補貼就是光伏發電上網的一張通行證,大家一定要想到這一點。

  所以,無補貼的時代肯定會到來,但是不是今天,也不是明天,可能一個很長的時間內,當我們真正覺得環保、可持續發展、應對氣候變化是必須做的事情的時候,才能做得到。

  大家都知道,我昨天從波蘭開會回來,今天下午也參加了亞洲開發銀行的會,都講了氣候變化的事情。但是實事求是的講,全球都還沒有認真對待這些問題。氣候變化談判談了快三十年了,進展仍然十分緩慢,換言之在環保問題上大家還是“葉公好龍”。包括霧霾這麽嚴重的大氣汙染問題,大家也沒有真正認真地對待。今年中央部署了三大攻堅戰,其中一項就是打響藍天保衛戰,不僅要打,還要打贏。打贏靠什麽,就是靠能源轉型,就是靠習總書記說的三句話“改善能源結構、減少煤炭消費、增加清潔能源供應”。大家都在行動,但是決心和力度都不夠。

  可再生能源發展任重道遠,無補貼的時代一定到來,但是需要我們一塊去努力,建立一個特別好的發展環境之後,才能真正迎來無補貼的時代。所以大家不用著急,剛才國家能源集團的黃清總問我,他們神華和國電兩家公司合並之後,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風能公司,沒有補貼以後他們怎麽活?我說放心吧,風電、光伏發電企業不僅會活著,還會活的越來越好,總之,面包是會有的。